6岁儿童颅骨碎片插入脑内 中医二附院医生安全“拆弹”

文章正文
2021-06-03 07:26

内容提要:“拆弹”手术迫在眉睫。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神经外科主任王冠根据病情及影像资料评估,考虑到手术难度高,患者年龄太小,手术麻醉困难,立即与麻醉科、儿科、影像科等相关科室进行紧急术前讨论,迅速制定了手术方案及各种预案,并将患儿转到中医二附院。

天津北方网讯:“我家六岁的孩子车祸头部受伤,骨头刺到脑子里了……”近日,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神经外科接到一通紧急电话,经过详细了解,得知患儿车祸后颅骨骨折合并身体多发软组织伤,颅骨骨折片已经对脑组织造成了明显挤压破坏,最致命的是骨折片紧邻颅内最重要的一条大血管——横窦静脉窦,术前和术中随时可能出现致命性颅内大出血,这就好似一枚随时可能引爆的定时炸弹,植入了孩子的颅内。

“拆弹”手术迫在眉睫。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神经外科主任王冠根据病情及影像资料评估,考虑到手术难度高,患者年龄太小,手术麻醉困难,立即与麻醉科、儿科、影像科等相关科室进行紧急术前讨论,迅速制定了手术方案及各种预案,并将患儿转到中医二附院。

“儿童身体相比成年人更不能承受住失血及继发颅内缺血的损伤,在小朋友入院后,我们立即做了充分的术前准备,在血源严重紧张的情况下,通过医务部与血站协调后,备齐了足量的与患儿血型匹配的储备用血,以防万一。”王冠告诉记者,术前考虑到患儿脑功能的后期恢复、伴随儿童年龄增长的头围生长,所以术中尽可能的保留住每一处功能性脑组织,并根据术中颅骨骨折情况,尽量还纳可保留的自体颅骨骨折片,最大限度地减少此次损伤对孩子未来生长及身心健康的影响。

患儿在术前准备过程中,因紧张且伴随着头部及全身多发损伤的剧烈疼痛,导致孩子情绪激动、哭闹不停、无法配合。神经外科的医护人员对患儿视如己出,经过耐心地护理和劝导,使孩子情绪得以平复。

为了缩短术前准备时间,当天手术室当班医护全体上阵,紧密配合,麻醉科主任宋景芳亲自指导,与具有儿童麻醉经验的麻醉科黄海医师共同完成麻醉。手术由王冠主任亲自主刀。手术开始,医生切开患儿头皮后发现,伤处颅骨已严重破碎,骨折片呈刺刀状插入脑内。“过大的动作很可能造成破碎骨片对脑组织的二次损伤。取出碎骨的过程是整台手术最凶险的步骤,一旦骨折片刺入大血管内,拔出碎片的一霎那,可能发生致命性喷涌型出血。”王冠主任回忆,此时手术室空气似乎已经凝结,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幸运的是,破碎的骨片刺破了坚韧硬脑膜,距离重要的硬膜内静脉窦仅不足1cm的距离。骨折片顺利移除,并没有发生致命性出血。手术室内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新的问题来了。“对于骨折严重的部分,简单的方式是去除骨折碎片,后期进行二次开颅手术进行修补,但由于脑组织没有颅骨阻挡,颅内压无法维持稳定,伤处面临二次损伤可能,对于患儿智力生长、日常活动等会造成长期影响。”王冠主任说,为了能避免患儿二次颅骨修补手术,并将术后因颅骨缺损造成的并发症降到最低,手术团队努力将破碎的颅骨拼接后原位还纳,但是面对患儿尚未发育完全、菲薄的颅骨碎片,链接及固定非常困难,而且应用金属连接片又会因无法降解吸收,从而限制颅骨生长,造成头颅畸形生长的局面。”

为此,手术团队应用了新型可吸收颅骨连接装置,配合精细的操作,完成了高难度的术中“人骨拼图”。手术整体过程紧张刺激,但术程顺利,术中出血量极少,也减少了因输血而可能发生的并发症风险。

最终,手术完美结束,幼小的生命保住了。术后复查CT,术前的问题完美解决,小朋友很快就苏醒了。第二天,为孩子进行麻醉的黄海医师还专门买了玩具送给患儿,术后患儿在医护人员精心护理下,迅速康复。

每一位医护人员看到小朋友脱离伤病,重返健康,看到家属感激的心情、满意的笑容时,大家感到无比的欣慰。(津云新闻记者赵颖妍)

文章评论